【带卡。被套路了】

“带土,你快去洗澡,别烦我。”
洗完澡的卡卡西躺着在床上疲倦的说道。
“哦”
带土幽幽的回了一声,就向洗手间走去。
卡卡西也是不想理这家伙的,但是纲手大人让他看管好这个“战犯”,他也没办法,只好将带土带回家来和自己一起住。
“唉”卡卡西叹了口气,闭上了眼睛。
“喂,我睡哪?”
卡卡西被惊醒了,一睁眼就看见带土以“地咚”的动作压在自己身上,眼晴直勾勾的盯着自已。
卡卡西脸红了起来,把头别向一边,说:“你你你你……下来,去那边地上睡。”
“不要,地上太冷了。”
“自己去搬被子!”
“哦”
卡卡西又闭上了眼睛,叹了口气,一转身又发现带土在自己面前躺着,一脸淡定的看着自己。
“带带带……带土,你干嘛,不是叫你在那边睡吗?你想干什么?”
带土嘴角一扬,发出一声奸笑,将食指竖起,抵在唇边,说道“你亲我一口我就去那边睡,否则我就和你一起睡。”说完,带土又笑了笑,看着卡卡西。
“不要。”
卡卡西说完就将头撇向一边,不理带土。
许久,带土见卡卡西不理自己,眉毛往一翘,一把抓住卡卡西,迫使他面向自已,伸出右手将他的下巴捏住,卡卡西吃惊的说“你想干嘛!烦不烦!”
“既然你不肯亲我,那就我来亲你。”说罢,带土就把自己的唇往卡卡西的唇上凑去……
“你你你……你要干嘛?!”
“干嘛,亲你啊。”
“你别乱来啊,快下来”
卡卡西说着,用尽全身力气反抗,可带土早就料到了这一出,在捏住卡卡西下巴的同时,一起身,用另一只手压住卡卡西的双手,又用一只腿压住了他的脚,使卡卡西无法反抗他。
此时的卡卡西只能任由带土摆布了。
带土的唇慢慢靠近,卡卡西只好闭上了眼。
“啾~”一声,带土的唇己经亲上了卡卡西的,卡卡西也感觉到——一个温柔的吻,己经隔着一层面罩,落在了他的唇上。
过了好一会,带土的唇才离开,也不再摁住卡卡西,让他不能反抗了。
卡卡西感到带土没再使劲了,立刻侧身,背向带土,“唰”的一下用被子盖住了头,让自己冷静冷静。
一旁的带土正在回味,看到卡卡西这样,发出了几声奸笑。
在被窝里的卡卡西捂着发烫的脸说“快点去那边睡,别烦我了!”
“不行哟~我说的是你亲我我才去,可是是我亲的你~”带土压在卡卡西身上,笑着回答。
“那就随你便了,要睡快睡,别再做奇怪的事了。”卡卡西气得没办法,只好由着带土。
“这就对了嘛~,这样的卡卡西才可爱哟~。”带土说完,又传来了一声奸笑,带土知道,卡卡西的脸红的不能再红了,再说,他也累了,也该睡了。
第二天一大早,卡卡西就一阵带着起床气的声音吵醒,没错,又是带土,一边摇着他一边说“喂~卡卡西,起床,我饿了。”
“哦”卡卡西懒懒的回了一声。
“快起来,我饿了”
“自己去找吃的!”
“不要,我要吃你做的。你再不起来……我就亲你”带土又伴着一声奸笑说出了这样一句话。
话音刚落,卡卡西就“嗖”的一声爬起,说道“我去做行了吧,你别又乱来。”
“嗯”带土笑了起来。
卡卡西往洗手间走去,开始洗漱,想想昨晚的事,他心有余悸,他可不想再被那家伙强吻了!
十分钟后,卡卡西已经洗漱完了,并且煮好了面条放在桌上等着带土。
洗漱完的带土从洗手间走了出来,挥着手说“早呀,卡卡西”
“饿了就吃,别吵。”卡卡西面无表情的回答。
“哼,生气了吗?你怎么不吃呢,我的卡卡西?”
“谁是你的,快吃,别吵了”卡卡西的脸又泛起了微红。
“脸红了呢~卡卡西,你是怕我看到你的脸吧。”
“谁说的,吃就吃”
卡卡西摘下了面罩,露出那张帅气的脸,吃起面条来。这次可轮到带土脸红了,直勾勾的盯着卡卡西那帅气的脸,卡卡西注意到了他,拿纸巾擦了擦嘴,扭过头来,正面面向着带土说“你不是饿了吗,怎么不吃?”
带土看到了卡卡西的脸,又奸笑着说“我不想吃面了,我想……”
卡卡西知道带土又要干什么事了,正要起身逃跑,一只手突然伸过来,卡卡西来不及躲闪,被一把抓住下巴,“带土,你又想干嘛……”卡卡西大叫道。
话音未落,带土的脸已经靠了过来,再一次亲上了卡卡西的唇,与上次不同的是:这次没有隔着面罩。
“唔……”
“喂!你不要老是乱亲我好不好!你够了吧!”卡卡西一把推开带土大叫道。
“哦……”
带土回应完,不知从哪掏出了一个面具,戴在了脸上,下一秒,就让刚吃完早餐戴上面罩的卡卡西惊呆了。
“卡卡西前辈,不要讨厌阿飞嘛,阿飞不是故意惹前辈生气的,前辈原谅阿飞嘛~”
戴上面具的带土嗲声嗲气的说,还直接挂在了卡卡西身上。
卡卡西一脸惊讶的想,带土怎么了?此时的他,无法想象带土面具下的表情是怎样的了。不过,看着这样的带土,卡卡西也不忍心说他了,卡卡西叹了口气。
“你快下去,别挂我身上,我原谅你了。”
“谢谢前辈,阿飞最喜欢前辈了~”
“对了,你把面具摘了,你这样子我不太习惯。”
“哦。”
带土摘下了面具,对卡卡西说“我们出去走走吧。”
“嗯。”卡卡西笑着说。
两人出了门,卡卡西走在前面,带土跟在后面,走了一会,便看到了鸣人。
“哟!卡卡西老师,你要去哪里啊?”
“不去哪里,就到处走走。”卡卡西说完,习惯性的笑了笑。他对鸣人笑的这一举动,令带土很不爽,散发出阵阵杀气。
鸣人觉得有点冷,往卡卡西身后一睹,发现带土正恶狠狠的盯着他,他哆嗦了下,说“啊……啊,那……那……那个,卡卡西老师,我还有点事,先走了。”
“咦?那再见了。”说完,卡卡西又笑了笑。回头望了下带土。
“你干了什么?”
“没有干什么。”
卡卡西见他这样,又继续往前走,可奇怪的是,所有人都绕开了他,不敢靠近。他回了个头,对带土说“你够了,别这样好吗?我知道是你干的,这样很烦。”
“哦”带土无奈地想:被发现了,那就干脆……,想了一会,他掏出了面具。
带土转过身去,卡卡西也不理他,可不过一会,带土又转了过来,大叫道“前辈~”卡卡西无语。
“卡卡西前辈,阿飞知错了,前辈再原谅我一次嘛~阿飞会听话的,好不好嘛?”
卡卡西实在受不了带土这样子撒着娇说话,心软了下来。
“好了,我原谅你。”
“阿飞就知道卡卡西前辈对阿飞最好了~”
可接下来带土做的事却让卡卡西更气了。
戴着面具的带土只要看到一个人与卡卡西之间的距离在5米内,就冲过去摆着手说“走开走开,卡卡西是我的,你们离他远点”
这让路人都用奇怪的目光盯着卡卡西看,带土察觉到卡卡西的脸色变了,马上跑了过来。
“卡卡西前辈,你……”
“够了!”
卡卡西说完,拉着带土跑进了一条没有人的小巷里。一把将带土按在墙上,头垂下去,半天不说话。
“喂……”带土问了一声。
“你还想怎样,乱亲我也就算了,还在大街上这样,你不觉得丢脸吗!你知不知道自己有多烦!你能不能走开!别烦我了!”
带土摘下了面具,说“你就那么讨厌我吗?那么希望我走吗?”
“……”两人沉默了。
良久,带土将卡卡西的手移开“让开,挡住我了。”
“你要去哪?”
“你不是让我走开吗,那我就走好了,省得再烦你。”
“等等,”
卡卡西还没说完,带土就走了,留下卡卡西在原地发愣……带土就这样头也不回的住前走了,卡卡西的心里很不是滋味。
是不是太过分了。。。
内心挣扎了一番后,卡卡西就往带土的方向追去。
带土这一边也一样,心里也很不舒服。
笨卡卡,死白毛,我都亲你了你为什么还不明白呢。。。
带土脑子正混乱时,一双手从身后伸出抱住了他,手的主人在他耳边轻手说道“带土,我爱你,别生气了,好吗?”
随后,几缕银丝从他眼前飘过,他的唇己经与手的主人的唇贴在了一起。
良久,两人才将唇分开。
“卡卡西,我也爱你”
“回去,好吗?”
“嗯。不过你要好好补♂偿♂我。”
“嗯。”
那个银毛笑了,发出了动听笑声,两人就在众人的注视下手牵手回了家。


@基三中的护目镜 你套路我呜呜呜……

评论(2)
热度(18)

© Oecan. | Powered by LOFTER